关灯
护眼
    这种时候,需要陪伴和关注的人,不仅仅只有顾烟一人。

    就让所有需要被关注的人的身边,都有人陪伴吧!

    顾阮轻轻松开顾烟,走向了无助痛哭的阿秦。

    江弗白则接替了顾阮的活,揽住了顾烟的肩膀,顾烟低着头,从他的角度,却还是能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泪痕,一时间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也有些羡慕时战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情绪很不应该。

    但他真的羡慕他,羡慕他被顾烟放在心尖上三年,羡慕他撒手人寰的时候,还能获得她的两行清泪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在。”在这种时候,江弗白发现自己的语言能力很薄弱,以至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话,只能一遍遍重复着自己在她身边陪伴着的这件事。

    顾烟含着泪点头,丧失的语言系统终于找回。

    她拿出一直被她紧握着的册子,问江弗白,“有笔吗?白色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去帮你找。”江弗白虽然不明白她的用意,但还是一口应下。

    深夜的医院,白色的笔有些难搞,但江弗白还是竭尽可能的去找了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白色的笔交在了顾烟的手里。

    彼时,她坐在医院长廊的椅子上,将册子翻来到最后一页,上面还有她在几个小时前写下的心愿——

    【我希望时战健健康康。】

    白纸黑字,字迹清晰。

    可终究成为梦幻泡影。

    顾烟看着那行字,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江弗白也第一次看到了册子上的内容,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生命无常啊。

    他看着顾烟闭上眼又睁开了眼,又看着她像是鼓足勇气般,才握紧白色签字笔,用力地在那行小字上用力的涂抹了一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