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邓岩杵在门禁前,心慌意乱的,“太,太晚了,我不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魏莱无语死了,“邓岩你怕什么,我还能把你吃了。就算怕也该我怕吧,你上来,我把解酒药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邓岩木讷的应。

    他走进电梯,门缓缓阖上,屏幕上的数字每变换一次都让邓岩紧张一分,直到停在魏莱所在的楼层。

    魏莱穿着家居服站在门口,邓岩第一次来她家,魏莱拿出一双一次性拖鞋放在脚垫上。

    “请进,坐会儿。”魏莱招呼完人,去厨房了。

    邓岩拘谨的跟个小学生似的,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,双手放在膝盖上。

    他时不时望向厨房,也不知道魏莱在忙什么,没多会儿工夫拿着一个马克杯出来了。

    放在茶几上,说:“把它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邓岩看到杯子里盛装着深咖色的液体,端起来有些烫手,他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魏莱:“晾下,有点烫。”

    她坐在邓岩对面的沙发,两人中间隔着茶几。

    邓岩一直不好意思看她,眼神无处安放。

    魏莱说:“你刚才在对讲机里说什么?”

    邓岩覆在膝上的手慢慢攥成拳头,手心开始冒汗,小心翼翼的问:“我,我追你行吗?”

    魏莱说:“你不一直追着呢吗?”

    邓岩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眨眨眼,“呃,那……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魏莱:“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!”邓岩头嗡一下,也不知道是酒劲儿上头,还是太激动,让他一时高兴的冲昏脑子。

    邓岩没个反应,魏莱又重复遍,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邓岩嘴角扬笑意。

    魏莱问: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邓岩终于抬起头了,怔愣的看向魏莱,“所以什么?”

    魏莱说:“你知道自己有了女朋友,反应这么冷淡?”

    邓岩噗嗤笑了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魏莱扶额,“我真怀疑,以后咱俩相处起来你也这么冷静,我会觉得没激情,会怀疑你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邓岩握住沙发扶手,身子向前,“没有,我很激动,很高兴,我很喜欢你。……你别怀疑。”

    魏莱笑了,环上双臂,打量着邓岩。

    她不是小女孩,不会因为男人一两句花言巧语就昏了头。

    就如国外的高恒,他已经定居,必然回不了国,他也知道她不回离开父母。可还是表明心意,撩拨她,这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。

    而邓岩的感情相对内敛,他一直在生活中默默地付出和陪伴,即便如此,魏莱也没有立刻上头,而是用时间考验他。

    魏莱第一个考验就开始了,“你没回家?”

    邓岩说:“回去了,但我不想再等了,就想问问你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我的态度了,放心了?”

    邓岩点头,“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魏莱突然眯起眼睛笑,“我都是你女朋友了,今晚住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!”邓岩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狠狠吞咽口,“……不行,我还得回去喂猫。”

    魏莱很满意他的表现,“你家有猫?”

    邓岩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魏莱问:“没有你说回去喂猫?”

    邓岩还是觉得口干,舔下嘴唇,才说:“我们才刚开始,节奏放慢点,慢一点好。我不想发展太快,你后悔。”

    他在魏莱心里的好感度瞬间加分,“解酒药可以喝了。”